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史迹寻踪 » 白云区 » 正文

九佛竹山革命烈士纪念碑

发布时间: 2011-11-09 16:17:34   作者: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来源: 中共广州市委党史研究室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九佛竹山革命烈士纪念碑矗立在白云区东北面的九佛镇,距广州40公里。它是为纪念九佛镇竹山七烈士而修建的...

      九佛竹山革命烈士纪念碑矗立在白云区东北面的九佛镇,距广州40公里。它是为纪念九佛镇竹山七烈士而修建的。
      1949年7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三支队直属先遣总队(以下简称总队)的领导干部,在九佛竹山迳下村召开会议,研究迎接解放大军南下事宜,遭国民党军广州警备队包围。在突围战斗中,队长朱骥、政委崔楷权等7位同志壮烈牺牲。解放后,当地群众为纪念先烈,在九佛竹山乡迳下村东北约1公里的山边,建立了一座混凝土纪念碑。 
      1949年4月间,由东三支二团副团长朱骥和副政委崔楷权带领的部队,以东三支直属先遣总队的名义,插入广州郊区禺北和广九铁路沿线的,主要任务是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清剿”计划,建立新的斗争基地,配合大军南下解放广州。
      总队进入禺北地区以后,成立了党支部,接收当地的党员,恢复和健全党组织活动。谭勉同志负责联系增西各地的党组织,先后成立了增西区三山,油麻山、黄旗山、南香山工作委员会,下辖禾塱、油麻山、叶岭3个党支部,谭勉任工委书记。总队党支部组织委员王芝负责禺北地下党的组织工作,接管了竹山窿、虎窿地下党的组织关系, 先遣总队开会会址冯氏祠堂成立了竹山窿党支部,虎窿成立一个党小组。总队发展了傅德贞等一批党员,恢复了农会,发展了民兵组织。

      总队还开辟了山背、埔心、冯迳下、何棠下等一带的新区。政委崔楷权,撰写了10多份文告,还有大量通俗易懂的宣传资料,印发给广大人民群众,宣传总队的任务,动员和号召人民群众支持总队的工作。为扩大人民武装,征集武器,募捐革命经费,总队还发售了革命“南方债券”。
      总队对国民党的地方势力,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向敌人营垒散发传单、文告、分化瓦解敌人。在新区和铁路沿线,散发、张贴传单、标语,警告国民党乡政府人员、地主恶霸,不得继续与人民为敌,为非作歹。这些做法,使敌人分崩离析,纷纷与我“搭线”或保持中立,扩大了革命的地盘,壮大了人民的力量。 总队还开展了统战工作。先后把禺北汉塘、雅湖、蚌湖、黄榜岭、石井、雅岗等地的地方武装400、500人,还有武器一起争取了过来,成立了一个民兵中队,接受总队的领导。大队长陈光照和钟沛、朱铿等同志还到番禺的北部、从化的南部、花都的东部一带活动,争取一些国民党基层头面人物和地方上的知名绅士,弃暗投明,将功赎罪,组织起地方武装,成立了总队的第二大队。

      总队在党的领导下,宣传群众、发动群众,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分化瓦解敌人,壮大人民的武装力量,为配合南下解放大军,解放广州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9年7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东江第三支队直属先遣总队的领导干部,在九佛迳下竹山窿冯氏祠堂召开总队以及增西地下党主要领导骨干会议。由于,一时麻痹大意,放松了警惕。会场被国民党第154师所属团长陈策平率领的广州警备总队包围,国民党以一个总队的兵力,兵分几路,偷袭总队一个警卫排。加上地形三面环山非常不利,寡不敌众。在突围时,总队长朱骥、政委崔楷权、党员黄超华(女)、战士李新发、陆均然、邱炳坤、周朱仔等在战斗中壮烈牺牲。大队长陈光照冲到了一个山坑后,为了掩护同志,他拉开手榴弹,跳进了敌群中,与敌人同归于尽。大队长钟沛、战士胡振潮、陆均然和一个新战士等4人被捕。在广州解放前夕,他们在广州流花桥被杀害。谭勉被何加嫂冒着生命危险藏在柴草房里,幸运地躲过了劫难。
      先遣总队开会的旧址,竹山窿冯迳下村冯氏祠堂至今仍保存。该祠堂有一个外门,进入后通过内巷,最后的一间泥瓦房就是冯氏祠堂,有120平方米。这里不仅是“7.21”烈士开会的地方,也是游击队吃、住的地方。早在抗日战争时期,这里就是游击队重要的活动地。
      纪念碑的背面有先遣总队在突围战斗中的经过。该碑经过多次修整,到2003年4月,修通了水泥路,又扩建了纪念碑。
      1995年8月,九佛镇竹山七烈士纪念碑,被列为白云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